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向青春告別


韶華易逝、紅顏易老;屬於青春年少的那份感動,在歲月的無情輾磨下支離破碎、物是人非!二十五載光陰,猶如指間流沙、悄然而逝。一轉身,冬去春來;一回眸,流年似水;已經流青春的尾端。

‘ 憶往昔青蔥歲月,

直教人感歎日月蹉跎!

清晨,走在家鄉的田野,看著那片“蔥蔥鬱鬱、千嬌百媚”的油菜花,處處蜂鳴蝶舞,行走於油菜花田間,感受著哪縷柔風拂面,不由仰首伸臂,盡情地呼吸,使身心放鬆、自然、和諧在無限春色裏空明一切,將精神的力量和大自然的預訂酒店力量相互交融,忘卻了一切煩惱、疲倦、憂愁,心中 寬廣無限。

凝眸處,千嬌百媚,億萬花開仿若置身在花的海洋裏。這場景一切都那麼的熟悉!沉思間,哪童年時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昔日追蜂逐蝶的場景,猶如就在當下:‘童伴小胖的高聲哀嚎在仿佛內心深處響起“〃啊!小魚快兒過來,我被蜜蜂蟄了"我急忙跑到小胖跟前,看著他滿臉通紅,淚水在眼中不斷徘徊時,忍住了笑意,一腳真誠道:“你被蜜蜂蟄哪里啦”

“我被蜜蜂蟄到後頸了,快幫我把蜂針拔出來”小胖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忍住笑意,走到小胖的後面,翻下他的衣領,果然那裏紅腫了一圈,蜂針還在不停挪動,我不再猶豫, 一下子拔了出來。

“好了,沒事啦,過幾天就會消腫的,你一個大男孩,整個‘秋水蘊碧波’像什麼樣子”

“哈 哈哈”我的笑聲在田野間不斷回蕩……”

午間,站在田野間眺望,東邊那座天峰山依舊蔥蔥蘢蘢、巍峨挺拔。山根處還殘留著霧氣氤氳,腳步不由自主蔓延而上……駐足山腳,看著高山、聽著從山澗曲蜒蜿轉,伸展而出潺潺溪流,仿佛看到了兒時 和三五童伴,在山間追逐、在溪流裏伐水嬉戲場景…

“小魚,我在這裏、快來追我我呀!”這是童伴山雞的健易達聲音!

“小魚,你不是很能跑嘛,有本事就來抓我啊。呵呵呵”右邊,右邊也傳來了童伴子鼠的聲音……

想起這一幕幕……嘴角不經意間微微翹起,一切都是哪麼自然、和諧,就像一幅大自然的畫卷。

記憶中,童年趣事很多,有一起伐竹排撒網捕魚的,走一起上山捉鳥的,一起爬樹摘果的…哪時我們天真爛漫,哪時我們無憂無慮,過著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可惜那時候的一切,都在時間的長河裏沖刷得破碎不堪,只能偶爾的觸景思憶。

青山依舊,光陰不再’

夜,在我的不經意間降臨。靜靜地站在窗臺,遠眺夜空,月朗星稀,繁星點點,思緒隨著夜風飄飛,穿、越了時間的長河,回到青春年少時的點點滴滴。“哪時兒,為情而執著;為工作而熱情;為朋友而衝動;因相聚而開心快樂;因離別而悲傷難過…這一幕幕猶如剪影,在腦海深處不斷重複。”多麼希望,時光能倒流、青春能重演。但,理性告訴我這是沒有可能的美白產品,人生就像一場只能前進,不可後退重演的戲。沒有誰能將青春完美演繹,青春總要一些痛苦與挫折來刻骨銘心,總需要一些傷疤證明我們的年少。

蔥蘢的腳步,已經走到尾端。站在青春轉角的十字路口,我也只能瀟灑地舉手揮揮、在心中呐喊:“

別了,青春

儘管時過境遷、滄海桑田,你我“野狸島”的初見,現在仍然餘音縈繞。

別了,青春

我無法忘懷,你我攜手漫步海濱長廊的那份甜蜜點滴。

別了,青春

我永遠忘不了,相聚一座桌時的豪言壯語!”
PR

掬一捧歲月,掬一捧想念

習慣了聆聽你遙遠的呼吸,習慣了在夜裏把憂傷的思念敲打於心,掬一捧流觴歲月,沏一杯相思之茶,任憑那如煙似夢的過往畫面,定格我似水流年。一路行來,曾經的婉約,曾經的心醉,都已如水般淡然。凝眸不語,唯有淺笑悄悄掛上了我的唇角。掬一捧清涼如水的月光,伴一地安靜迷離的夜色,注滿我深深的思念,讓吹亂長髮的東風捎給遠方的你。一路芬芳秀韻,幾多留戀後,看西風於夜色未央裏,渺渺的思念,蒼老曾經的如新香港容顏,蒼老了曾經的人,於彼岸兩端鋪設的相思。習慣了把一絲縈繞不褪的惆悵隨著哀怨的歎息送往夜空,這樣的夜,這樣安靜的守望,皆成了此生思念中淡淡的傷,只在心裏某個角落,讓愛意流淌。雲如一朵婷婷的蓮,靜開在月下,開在水湄,等待清風拂來。把手伸向月色,朦朧的影早已悄然走開。花瓣依然在飄落,旋著一抹惹眼的弧線。今夜,我的念想,註定停泊在那一彎清涼的月色裏。

翻閱如織歲月,皆是寫滿你深深淺淺的印痕,輕盈漫步在那些長長短短的詩詞裏,一路撒下的,都是你婉柔的身影,於彼岸兩端鋪設的相思,有多少人滄桑了想念,斷腸了天涯!花兒依舊開著,飄落的花瓣如音符,在我的心情裏劃過那彎月色,而我,就在那馥鬱的香裏撿拾你我的故事。伸手,掬一捧過去在手心,滿手是訴不盡的纏綿,滿眼是道不完的愛戀。此時你是否在憨睡?還是如我一般佇立在窗前揮灑著濃得化不開的想念。芳草萋萋無邊意,關山萬裏水重重,心隨你在,只為眉稍眼角間無聲的承諾,回眸凝視中無言的難舍。苦守著的諾言,依然寫在掌心,思緒有些紛亂,心事亂不成章。一股發自心底的疼痛在靜夜裏氤氳彌漫開來,掠過心底那個脆弱的角落,留下了寂寞的痕跡。一首憂傷的歌,穿梭在往事裏,不停的唱著我們的錯過與無奈。伸手輕掬一捧纏綿的細雨,燃燒相思的惆悵,用相思煮沸誓言,點燃沸騰的情感。或許,是因一縷縷冷冷的雨絲,淋濕了愁腸,將眼角眉梢存儲的憂傷和那些被潛藏在紅塵深處的那縷思念悄悄喚醒。

拈一指姹紫嫣紅的清夢,掬一捧歲月,淺淺唇邊淺飲孤傲與眷戀,與梨花同夢的悲情在此止步。有著世間逐雲的高情,一筆淡墨,把紅塵寫到極致。柔柔的如新香港推開月下茜紗軒窗,一縷清風調皮的拂過面頰,驚碎了思緒,伸手,掬起一捧月色柔和,清唱一曲離殤婉約,腸斷了誰撫的琴弦?柳絮輕柔風前曼舞如詩,落紅低吟繾綣滑過雙肩,濺起一泓清淚,氤氳了誰的眼眸?春來了,贊了又贊;花謝了,歎了又歎。一生情,成了半闕浣溪沙,都入了秦時煙,漢時月,溫了唐時風,暖了宋時雨。今夜,月如舊,思念如舊,只是,你還會來我夢裏嗎?夜風漸緊,黯然褪去的心事悄然隱藏盡,婆娑月影,風動心動,散落一地的流光碎影。

輕掬一捧想念,沁入心扉無不是涼透了的痛楚、哀怨、哀歎,怨,邂逅煙雨中的驚鴻一瞥,翻閱如織歲月,皆是寫滿你深深淺淺的印痕。輕盈漫步在那些長長短短的詩詞裏,一路撒下的,都是你婉柔的身影,而我,只能遠遠的凝望你。我輕啟蕭音,你便為我翩然,舞盡一生繁華,只為今生濃情月下。很想掬一捧清涼,很想攜一縷芬芳,託付溫柔的風送到你的夢鄉,讓他們夜夜為你綻放幽香,只是山長水闊,一些思念太濃太重,怕風兒難以將這份心聲轉達,那麼此時就讓我安靜地想念,安靜地梳理一些淩亂的思緒,安靜地寫下一些淺淺低語。掬一捧纏綿的如新香港秋雨,此昔,你是掛在誰臉上的淚滴,只盼望,某一時光你越過時空的喧囂,與我一起走進初夏的芬芳與清涼。

選擇善待生活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歡北島的詩歌,那時的你不知女傭道北島是誰,但是會很認真地聽我說,那時的你曾是我流年裏不舍的溫柔,而如今,我迷路了,在你的心裏,流離失所。請你告訴我,今後的我該選擇何去何從,看不到盡頭的我,獨自流淚,卻始終得不到你的回答。

曾經的你會為我寫詩,會很疼我,那時的我,傻傻地望著你,傻傻的把你記在心裏。你曾問我:“愛一個人是要大聲說出來,還是應該放在心裏?”那時的我回答,還是放在心裏吧!你說:“如果不說出來,她怎麼會知道呢?”我說:“是你的永遠不會逃走,不是你的強求也無果。”之後的你,溫柔地植髮失敗看著我說:“傻瓜,你都不跟她說,她怎麼會懂得呢?”爾後,你語重心長地跟我說:“不要因為也許會改變,就不肯說出那句美麗的誓言,不要因為可能會分離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我呆呆地看著你,靜靜地在一旁吃著你給我買的霜淇淋。

那年所發生的一切,在我的記憶裏原來是這般地清晰,原以為早已斑駁的記憶,卻不曾想到了現在,仍舊如此明瞭。午夜的鐘聲已逐漸模糊,夢幻中我卻把你看得更加清楚,時光寂靜而又孤獨。我努力追求的一切,只求自己能夠心安,少留一絲遺憾。不曾想過我的執著換來的是你的背叛,我的努力得到的卻是你的一次次誤解。我曾為你付出過的一切,現在的你沖繩結婚能否記起,逝去的幸福和癒合的悲傷宛如這月光般,近在咫尺卻又感到是那麼地遙不可及。

在這燦爛而又破碎的流年裏,你的笑容,曾成為我命途中最美的點綴,而今,在歲月的流轉下,也早已成為季節裏深深的暗影。記憶已伴隨著那些永遠無法拼湊的碎片淪陷在了迷失的天涯,我想,一整個宇宙,再也找不到屬於我的那一顆紅豆了。你說我刁蠻任性,你說我不善解人意,那是因為你的雙眼被季節蒙上了一層厚厚的塵垢,我想,即便是用一池清水也無法洗淨你那雙佈滿塵垢的眼睛了吧!

當你和我說起她時,我看到了你那雙溫柔的眼神,和你內心無法隱藏的喜悅。不可挽留的人我會選擇放手,我給不了你想要的幸福,但我至少能夠做到成全你的追逐。我的眼睛為你下著雨,心卻為你打著傘,我想,這就是愛情吧!多少的甜言蜜語,多少地老天荒的誓言,你也無法記起,我亦不在放在心上。

心裏為你而盛開的花朵,我想你也看不到了,在你要離搬寫字樓去的那一刹那,所有開放的花朵瞬間凋零。收一方落紅,建一座花塚,將所有對你的思念埋藏,曾經憧憬過的唯美愛情,在淚水的浸透下,悄然逝去。我在你的心裏,飄來蕩去,找不到歸屬感,亦找不到一席之地來安置,風停下了,而你卻飄走了。倚在窗臺的思念,你轉身離去的腳步聲很輕,但我還是聽到了,於是在這一刻,所有的喧囂向後退,退成了一道風景。

或許這就是你想看到的結局,這道風景裏有你,有她,卻唯獨不再有我。不曾想過我的退出,竟會退得如此般徹底,退回到了紅塵情戀開始的最初。

如此寂靜的夜晚,思念也如這梔子花般簌簌地飄落,碎成了一地的憂傷。埋葬的情感就讓它隨著風飄走吧,便讓我寫一首安然別離的詩,把回憶落在枝頭上凝結成霜,如此我將不再懷戀,爾後,靜靜地用微笑去迎接下一道陽光的來臨。

靜待六月最美麗的相約

攬一縷晨風入懷,撫慰思緒的靜寂;繪一薄輕霧入畫,淡瑪花化塵世的繁華;撚一箋心語入詩,牽念時光的溫暖。一份懂得,便幾多歡喜。在歲月的長廊裏,輕拾起鮮花編織的碎夢,寫意人生最簡單的純白。看那經年的風景,在寧靜的安恬下,一層一層開在枝頭,烘托而姿意著陽光下的明媚。素手撥開浮華,悄悄藏匿一份美好在心尖,靜待與你美麗的相約。

六月許是很美吧,紫的白的藍色的風信子,在花叢中發出醉人的鈴聲,仿若優雅,輕柔,濃郁的音樂,漫染著芬芳的氣息。還有顫顫巍巍的闊花瓣——睡蓮,躺臥在永不平靜的水面上,被誰用皎潔光輝渲染著,好似一個婉約的女子,趁著星輝的閃動,傾瀉著夜的靜謐與安詳。

六月許是很美吧,青苔和苔蘚覆蓋著的小徑,在庭院植髮失敗裏曲折蜿蜒的穿行,或許又沐浴在陽光和風的交舞裏,亦或許隱沒在鮮花盛開的樹叢中。那兒長滿雛菊與風鈴草,開的很是嬌好,還有各色的小花,垂首成藍的紫的白的涼亭,使螢火蟲免受了夜露的侵襲。

六月許是很美吧,當暮色從深淵降臨,淡淡的月光點綴著植髮失敗一片寧靜。唯有玫瑰,像是準備入浴的仙女,脫去薄紗,展現誘人的身姿,對著難以自持的空氣,將愛和美的靈魂袒露無遺。

暗香浮動恰是好時節,願意守你,在似水的年月,候你,在浮僱傭中心華泗漫的罅隙。用輕柔的指尖,將六月的篇章慢慢翻閱,一字一句的繪成詞,瘦成芊芊玉指下的一闋闕相思。在你無形的的陪伴下,於心裏生成一縷縷娉婷與歡笑,化不可或缺的美意。縱使不言不語,這些唯美的約定,也會若飄然而至的花期,於心之水岸澄明通透的漫溢,溶成我心中最深情的牽念。

我祈望,在這個繁花四溢的季節,在某個溢滿丁香花芬芳的巷街,或是被含煙的柳色覆著的青橋,亦或許,是在一場朦朧的江南煙雨中,我遇見你,然後遇見我最美的六月。即便,薄涼也好,孤寂也罷。一場夢也好,一場戲也罷,我願意演繹著這次最美麗邂逅,揮灑情淚,品味世間情。

阡陌花開,輕言細語,耳邊呢喃。回望漫天浮雲,山水依依,和煦的風拂過我的臉頰,搖曳著輕盈的秀發,閉上眼睛,靜靜的躺在你的溫暖懷抱,傾聽你心輕輕的跳動聲,感受著這份溫馨的愛戀。陪著你去看最迷人的六月,去看白晝帷幕下的燦爛,用我微涼的手心穿過你的指縫,漫步於風光明媚的街角,聞著四周滑過的花香,沉醉在這份美麗的相約裏。

天涯海角的離散


愛,到底是什麼?它有何魅力,讓人為之瘋狂?它又有外傭(Maid Agency)何能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其實,它什麼都沒有。它只不過是人心中最最純粹的細微感動,簡單而純真,如孩子最澄澈的眼眸。你若想知道它是何模樣,你就學會欣賞花開的美好,看懂雲的灑脫飄搖,領悟東升西落的優雅從容,以及那繁華過後依舊如常的黑夜。愛,之於我們無形,但又是可觸摸的。我告訴自己用心生活,用一顆滿載溫暖的心生活,便可隨時隨地觸摸它的模樣,美好而安然。

有很多的時候我會追問自己,愛的定義是什麼。看瑪花過很多關於愛的說法,但多數是片面而不深刻的。對於多數的解釋中,唯獨對《聖經》中關於愛的闡釋情有獨鐘。“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這段經文一直牢記於心,閑來無事時會不自覺地植髮失敗哼唱。這是真正的小愛,也是真正的大愛。

我們行走於這個塵世間,不論世界多麼荒誕怪謬,我們依速配(Matching)然應當保守好自己的心,謹守那最初與自己的約定。不因亂世,而亂了自己的陣腳;不因疼痛,而麻木了自己的感覺;不因遭遇,而泯滅了自己的良善。凡事要去相信,而不是用一雙懷疑的眼神看待你周圍的人和事,純善的心,總會遇見美好的人和事,只有相信才有盼望。人活著一天,就要有一天的尊嚴,凡事心存盼望才會有希望,曙光永遠只會照耀抬起頭仰望的人。當你看見耀眼的光芒時,你的心裏才擁有了溫暖的力量,那是彙聚愛的能量的原點。所以,在這個繁華的世間,我們心中要長存信,望,愛。而愛永遠是最重要的,之於過去,現在,亦或未來,都是最重要的。

愛可以毀滅一切,亦可托起一切。我們在這個世界存在著,淡看花開花落,閑看雲卷雲舒。不能讓罪惡的狂潮掀起,但至少可以在愛的信仰裏撐起一片藍天,哪怕小而微弱,也會微光乍現,淡化黑暗的顏色。讓我們一起在歲月流年裏,輕許心願,讓期許化作美麗的花;讓我們撐起遮擋風雨的傘,跨越苦難,讓蒙塵的心靈得以淨化;讓我們用智慧行於紅塵間,輕點腳尖,讓純粹的愛飛揚旋轉。

記住,愛在,花便會開;愛在,天地便美麗無限;愛在,人間便長存溫暖。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