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來我們都是別人的人


我們相逢在彼此最美好的豆蔻年華,陽光明媚,惠風和暢,春暖花開。

那時候你還是別人的人,我還不懂這感情的一諾千金和變化莫測之間的微妙差異。

庭院深深,書聲朗朗,我們活在彼此最簡單最乾淨最真實的組合屋時間裏,你不說離別,我也從未去想。

你的小打小鬧,還有每個看似無理取鬧的小脾氣,像一片片白羽毛落在我的手心。

你說幸福就是開在窗臺上盛滿水的白瓷瓶的小野花,簡單,快樂就好。

我想,我始終是不了解你的,不然不會把你弄丟,錯過了你鬱鬱蔥蔥的許多年華。

上天卻是公平的,從此我成了你生命裏的針灸局外人。

錯過的,無可彌補。回來的,無法回去。很多事情就如你所說的那樣簡單卻絕對。

我踏著失去光澤的年華在某個午後出現在你家樓下,那年剛至初夏,有些果樹卻已經碩果累累,有些事還未開始,結局卻已經開始歎息。

不管情深幾許,餘情幾何,我都是不該出現的那個人,否則不會在你說向左我卻走向了右。

還有一件事就是抗皺眼霜,你始終是別人的人,這個迷題我始終無法看的真切,領悟得通透。

如果一開始大家就懂了那些事,那些離別就不會依依不捨,那些寂寞就不會總在午夜夢回,那些往事就不會成為回憶。

兩情相悅談何容易,於是得不到才會殘忍得那麼美麗。

天長地久何曾真實,於是曾經擁有才會那麼理所當然。

很多年後,我才明白,一切的一切都因為,原來我們都是別人的人。
PR

春色弄眉,展一季的顧盼


時光如沙漏,在指尖悄悄滑落,一襲春雨,在天空下肆意蔓延,淋開了我遠古的心扉。陌上千樹櫻花,一個個含蓄的臉,在蘇醒的枝椏上,露出了驚慌失措的迪士尼美語 評價表情。這一樹紛飛,一境春色,落上了眉睫,清風輕輕吹來,染綠了衣袖,我淺淺執筆,在素箋上塗抹一片墨色煙雨,執著於歲月的枝頭,展一季的顧盼。

——題記

秾華媚豔的春天,是一支素筆,點綴自然的畫卷,水墨江南輕描淡寫;是一位綠衣女神,風起含笑,在爛漫的櫻花下等你,緩緩走近……它拖曳著裙襟,於是半城煙沙,滿園春色。它踏著曼妙的步履,醉人惹憐,繽紛著我們的視野,走進了這四月人間。

乍舒嬌眼,綠水縈繞著白牆,雨水敲打著青瓦,透過堆煙堤岸,看十裏垂柳,每一條葉子,都被洗濯得青翠欲滴。山峰披著蔥郁的外衣,一綹柔媚的輕嵐,在遠方朦朧升騰。泉水,跌跌撞撞的沿著山路逶迤而下,歡樂而叮咚。此時,我如一棵招搖的水草,在季節的輪回中,起起落落,卻不曾泯滅綠色的夢想,又如一尾藏在潭底的魚,在記憶的深處,自由徜徉。

握緊春的溫暖,攤開夏的浪漫,放飛秋的清涼,沐浴冬的日光,漫過人生四季,一路感受風景,一路眺望天涯。其實人生無非是一場跋涉,穿過一重重山,淌過一道道水,攜帶一路溫馨,在行走的路上,收藏那一聲悅耳的鶯歌燕語,儲存晨曦的一米陽光,醉看詩意的落日餘暉,靜觀一場雪花旋舞,素蕊悄綻。在每個季節來臨的枝頭,展一季的顧盼,透悟歲月繁盛的花語,撚一岸心弦,吻一瓣馨香。

春風,撩撥遠山的魅影;流雲,舒卷四月的溫潤。楊柳貼波,舞出柔美的翠綠畫屏,黛青色的蓮葉,掣一縷袖底輕風,掠過湖面,疊起層層清荷微漪。你看,滿樹繁葩密綴,堆錦簇繡的花朵,嫣笑倩兮;你聽,窗外的徐風陣陣,如剪鶯語;你聞,陌上的野芳發而幽香。春天,註定是一種流麗風韻,一種極具的浪漫詩情。那沉默的土地,聽到了無數細微的拔節聲,今年,會不會又是一個風調雨順的好年景呢?

天水之間,雲彩繽紛,我從浪漫的花叢中走來,換上愜意的心情,悠然端坐於春天,讓時光纏繞指尖,袖一縷風花雪月的柔暖,信筆泅開一紙畫墨,來去隨風,筆走飛絮,抒寫一段專屬歲月的私語,染出一幅煙雨之畫,安靜地沉澱在心靈一隅,供一盞懷念的燈火翻閱。

於是,暗香清淺的花箋,醞釀一場深沉內斂的文字盛筵,一屏相隔,遠了山水時空,相識的偶然,是一段心靈之約,我在南國的去水腫天空下,展一季的顧盼,細數每一個雲開月落的黃昏,共話心事夢痕,想來,是何等幸運。

春水鴨頭,春衫鸚嘴,行於輕煙淡水的江南,沿著平平仄仄的路徑,從紅塵深處款款走來,帶著浮影翩躚,一路尋尋覓覓。看那江南女子一低頭的溫柔,水蓮花一樣的嬌羞,還有掩笑的紅袖,一抹抹清麗脫塵的笑靨,一份份柔美婉約的心情,溫暖著彼此的華年。

我斟滿緣分的清酒,與你對酒看花,輕輕碾墨著塵世的煙雲,任文字在筆下款款起舞;為你織一錦古韻幽香的夢境,綰結成潔白無瑕的心蓮,彈一曲高山流水遇知音,為你滌蕩纖塵的天籟。

春暖花開的歲月,感謝生命裏,這一場美麗的相逢、不經意的遇見。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我人間的四月天。

紅塵有夢,歲月無邊,來去匆匆的季節,跋涉著浮華滄桑的韻腳,總是讓人難以挽留,在這水湄盈盈的人生之涯,那些思念如花綻放,在多少個冷窗秋月夜裏淺醉如熏,低吟淺唱的你,在紫陌暖顏的夢裏,譜一曲深情。我輕披翩翩的羽裳,一路雨絲,一路花香,一路追尋。

馨綠的枝頭,展一季的顧盼,任心的軌跡沿著夢的方向延伸,竟不知青煙繚繞、碧樹映襯處,如畫的江山究竟演繹出多少紅塵迷蒙,又埋葬了多少斷腸客的往事?不解春深淺,揮不去對凡塵的眷戀情結,清明雨上,我把聲聲簷雨,譜入愁鄉。看綠漪翩躚,花香落盡春生的泥土,蝶逝在愛的塵埃。

四月已然,空曠的原野卷起了綠色的絨毯,放眼望去,一眼知足。村廓朦朧,避雨的牧童,騎在牛背上吹響了柳笛。而我,剪一窗風煙,眠一方古硯,在文字裏折香,尋你。此時,如一棵搖曳的水草,漫過季節的堤岸,做著綠色的夢想,如一只青鳥,擱淺在相思的水域,展一季的顧盼……

春色弄眉,綠鬢如雲,我輕染著桃花的嫣紅,淡塗碧荷的幽香,摘取柳綠的輕柔,安恬一朵生命花開,守心自暖,讓其平靜無瀾,溫潤如初。在悲喜漠漠的旅業最新消息紅塵裏行走,展一季的顧盼,採擷曠野的空靈,收藏湖水的清秀,描繪如水的容顏,靜候一份懂得,淡守清歡。

那碧波漣漪的湖面,被風的手指,彈成一曲向晚的民謠,淡若輕痕的音樂,彌漫著空寂的黃昏。春雨打濕的鳥聲,一珠一珠落進湖裏,那一波一波的漣漪,在春湖的心中,一朵一朵地綻放。披蓑戴笠的漁翁讓一對木漿,敲開一朵一朵的浪花,犁開一壟一壟的詩行,靜靜朗誦著春天的詩歌。

又是一年清明,那一襲春雨,淋開遠古的心扉,寂寞的紅塵客棧裏,不問人聚散,千裏共雨簾。郊外,誰在焚香祭拜著祖先,緬懷故人?清風輕輕吹來,又染綠了誰的衣袖?

春色弄眉,看時光滑過指尖,我淺淺執筆,在素箋上塗抹一片墨色煙雨。盈一抹恬淡,靜靜守望,剪一窗風煙,感受人間冷暖,在文字的芳香裏尋你,展一季的顧盼。

朝花夕拾


朝花,夕拾,朝花夕拾。

父親在很小的時候告訴我有關於此的解釋便是:舊事重提。年方幼時,稚嫩的眼眸流露出的僅為一種朦朧感,待大地即將灑滿星輝之際才去拾撿所謂的朝花,的確不解這其中有何真味。需待時光慢慢雕琢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周遭,讓我至少可以追趕上時光之時我才會明瞭朝花夕拾所為何吧。可是,長大從來是一件殘酷和丟棄的事,那麼突兀和心傷,我甚至忘記了舊日裏那些為現時作鋪陳的美好抑或艱辛的諸多時光,忘記了小時候怎樣的信誓旦旦,忘記了嚴冬時候自己的顫抖,忘記了夏日裏自己腳步的焦灼。眼神空洞起來,神采黯淡起來,時光無奈,無奈時光,恍惚之時忽然想起村上春樹,“周圍靜得出奇,似乎整個世界都在向我的思考側起耳朵” 。暫閉上眼,仿佛置身於寬廣的森林裏,沐浴幽靜,自己能夠靜謐如麋鹿。只是,森林太過遼闊,麋鹿終會四處躥動,不羈不安。

記憶的炎夏,散落在風中的已蒸發,喧嘩的都已沙啞,唯有溫暖,如今一觸即發。。很慶倖,時光遇到你,你又讓我遇到你,如你所講,趨於遠意,後會便有期,我們再相遇再開口已飄忽到九年之後。時光的仁慈與溫柔,終於可以讓我把人生到目前為止有關於你的段落拼湊起來,成為短篇,畢竟我們消失在對方時光裏甚久,時光的迷藏裏,我們竟忘了交匯。

念小學時候,對你只有仰望,你學習優異,擅長運動,我卻只是一條躲在葉片下渴望蹁躚飛舞卻尚未蛻變的小小毛毛蟲,偶爾積攢起來的小信仰被日復一日的生活反復性磨滅以致一度以為已殆盡。你有如燦爛的光芒,在前方為我指引,你微微笑,你神隱的腹語教授著不走生活彎路的法子,我微微笑,我依舊繼續著我平淡的生活。中學時代,你消失不見了,去了遠方求學,我像所有失去心愛玩具的孩子一樣茫然失措,認為生活會就此因你的離去枯燥乏味。如今看來,為當時自己當時的想法找到了依託的出口:自己無兄長,竟把你當最理解自己的親人看待了,以致對你過分依賴,以致對你的不辭而別鬱鬱寡歡。

時光把人藏了起來,在人們最為艱難的時候,或許又會把他們交還於這些孤苦的等待者、尋找者。時光流瀉,不露罅隙,當渴望成長的自己被生硬烙上成熟的印記時候,再次回想起少年時代,痛心的是,只有你清瘦身影在搖晃,只有支離破碎的記憶碎片模糊視線。或許,又得感謝起時光來,讓我們至少可以還有交集。

步入大學,在一個多雲的午後,接到一通遠在南國的電話。真的,竟沒聽出這言語是專屬於你,我是該讓你體諒這時光的匆忙,還是該讓你不要驚異於自己意料之外的話語吞吐?我行在這鳳凰花開的路口,看著它們的鮮亮,聽著你的問候。你問到我高考的失利,問到身體是否安然,問到我大學的規劃,我一一傾吐。

末了,撿起幾瓣鳳凰花,好像還殘留著早晨清新空氣浸泡下的芳華,望向南方,回應的是層疊的雲。我想,這一幕,應該是契合了朝花夕拾的,原來自己年少時候的困惑就在這略帶陰霾的午後不經意得到解答。我自不必將年少時候的依賴情懷同你訴說,拖得太久,已物是人非,只是能在這南國北國的距離中嗅到溫暖的氣息,足矣。亦不必感歎時光的不盡人意,它之所以掠走你自認為的生活支柱或是重心,只是為了讓你認清現狀,考慮是否該做些什麼來改變或是創造。

我是得感激時光的,安排這場沉寂九年之後的再會。告別年少,我已學著承受生活之重,學會排解,學會讓自己盡可能再快樂,學會及時行樂。而不再是那個蜷縮在生活寒冷中不能得到解救的小孩,我已經堅強,感謝時光對我的如此饋贈。你出現在我的時光,本已是禮物,你年少的陪伴,你九年的離別,以及你現在的暖語,我想,時光的兜轉自有它的奧秘,至少,我看懂些許。

書念得多時,方知道《舊事重提》便是那《朝花夕拾》的原名,為魯迅先生唯一的散文回憶錄,其間共收錄十篇文章。如今,也以朝花夕拾借代,來描述時光與你,我與時光,你與我的成長故事。

謹以此文,獻給遠在南國的你,獻給已經告別的年少時光,獻給那些如我般已經感歎或是正在感歎朝花夕拾的人們。

朝花夕拾

朝花,夕拾,朝花夕拾。

父親在很小的時候告訴我有關於此的解釋便是:舊事重提。年方幼時,稚嫩的眼眸流露出的僅為一種朦朧感,待大地即將灑滿星輝之際才去拾撿所謂的朝花,的確不解這其中有何真味。需待時光慢慢雕琢我以及我的生活、我的周遭,讓我至少可以追趕上時光之時我才會明瞭朝花夕拾所為何吧。可是,長大從來是一件殘酷和丟棄的事,那麼突兀和心傷,我甚至忘記了舊日裏那些為現時作鋪陳的美好抑或艱辛的諸多時光,忘記了小時候怎樣的信誓旦旦,忘記了嚴冬時候自己的顫抖,忘記了夏日裏自己腳步的焦灼。眼神空洞起來,神采黯淡起來,時光無奈,無奈時光,恍惚之時忽然想起村上春樹,“周圍靜得出奇,似乎整個世界都在向我的思考側起耳朵” 。暫閉上眼,仿佛置身於寬廣的森林裏,沐浴幽靜,自己能夠靜謐如麋鹿。只是,森林太過遼闊,麋鹿終會四處躥動,不羈不安。

記憶的炎夏,散落在風中的已蒸發,喧嘩的都已沙啞,唯有溫暖,如今一觸即發。。很慶倖,時光遇到你,你又讓我遇到你,如你所講,趨於遠意,後會便有期,我們再相遇再開口已飄忽到九年之後。時光的仁慈與溫柔,終於可以讓我把人生到目前為止有關於你的段落拼湊起來,成為短篇,畢竟我們消失在對方時光裏甚久,時光的迷藏裏,我們竟忘了交匯。

念小學時候,對你只有仰望,你學習優異,擅長運動,我卻只是一條躲在葉片下渴望蹁躚飛舞卻尚未蛻變的小小毛毛蟲,偶爾積攢起來的小信仰被日復一日的生活反復性磨滅以致一度以為已殆盡。你有如燦爛的光芒,在前方為我指引,你微微笑,你神隱的腹語教授著不走生活彎路的法子,我微微笑,我依舊繼續著我平淡的生活。中學時代,你消失不見了,去了遠方求學,我像所有失去心愛玩具的孩子一樣茫然失措,認為生活會就此因你的離去枯燥乏味。如今看來,為當時自己當時的想法找到了依託的出口:自己無兄長,竟把你當最理解自己的親人看待了,以致對你過分依賴,以致對你的不辭而別鬱鬱寡歡。

時光把人藏了起來,在人們最為艱難的時候,或許又會把他們交還於這些孤苦的等待者、尋找者。時光流瀉,不露罅隙,當渴望成長的自己被生硬烙上成熟的印記時候,再次回想起少年時代,痛心的是,只有你清瘦身影在搖晃,只有支離破碎的記憶碎片模糊視線。或許,又得感謝起時光來,讓我們至少可以還有交集。

步入大學,在一個多雲的午後,接到一通遠在南國的電話。真的,竟沒聽出這言語是專屬於你,我是該讓你體諒這時光的匆忙,還是該讓你不要驚異於自己意料之外的話語吞吐?我行在這鳳凰花開的路口,看著它們的鮮亮,聽著你的問候。你問到我高考的失利,問到身體是否安然,問到我大學的規劃,我一一傾吐。

末了,撿起幾瓣鳳凰花,好像還殘留著早晨清新空氣浸泡下的芳華,望向南方,回應的是層疊的雲。我想,這一幕,應該是契合了朝花夕拾的,原來自己年少時候的困惑就在這略帶陰霾的午後不經意得到解答。我自不必將年少時候的依賴情懷同你訴說,拖得太久,已物是人非,只是能在這南國北國的距離中嗅到溫暖的氣息,足矣。亦不必感歎時光的不盡人意,它之所以掠走你自認為的生活支柱或是重心,只是為了讓你認清現狀,考慮是否該做些什麼來改變或是創造。

我是得感激時光的,安排這場沉寂九年之後的再會。告別年少,我已學著承受生活之重,學會排解,學會讓自己盡可能再快樂,學會及時行樂。而不再是那個蜷縮在生活寒冷中不能得到解救的小孩,我已經堅強,感謝時光對我的如此饋贈。你出現在我的時光,本已是禮物,你年少的陪伴,你九年的離別,以及你現在的暖語,我想,時光的兜轉自有它的奧秘,至少,我看懂些許。

書念得多時,方知道《舊事重提》便是那《朝花夕拾》的原名,為魯迅先生唯一的散文回憶錄,其間共收錄十篇文章。如今,也以朝花夕拾借代,來描述時光與你,我與時光,你與我的成長故事。

謹以此文,獻給遠在南國的你,獻給已經告別的年少時光,獻給那些如我般已經感歎或是正在感歎朝花夕拾的人們。

荒涼裏的毛毛雨


從早上一直陰到下午的天空,不知啥時候悄悄落起毛毛雨來。一直在房裏接待各村幹部的我,在怒罵聲中送走最後一波村幹部後,走出單位辦公室房門,用手錘錘像打了一楞棍的腦袋,才感覺天空有毛毛雨。連日來的計劃生育等工作,像塊大石頭壓在胸口,抬頭望望天空,迎住一臉似針尖樣的雨滴,一股清新的空氣滲進肺腑,哦,久違了的雨滴,等你好痛啊!

鄉幹部問我忙完了沒有,隨聲應道忙完了,才細看院子裏兩三個一攢的鄉幹部站著說說笑笑,看我過來了,又對著我說今一天又沒電,飯大師說晚上電來才能做飯。我才感覺肚子有點痛,知道一天沒有吃飯了。因為早上八點去灶上吃飯,是兩個雞蛋和饅頭,我是膽囊炎沒有吃。一般是早上十點和下午五點吃兩頓,因電網改造晚上供電,所以就兩頭吃飯了。這樣的日子恐怕一個月沒有個頭。

加入幹部說笑的行列,又都聊起心煩的工作來,說縣上的擔子壓得太重了,完不成的扣工資寫辭職報告等等。看看這些來自於城市有妻室老小的鄉幹部和領導,一個個頭發亂亂的,衣服髒髒的,臉上塵土的,心裏真不是滋味。這些鄉幹部,也許都在家裏吃好的,睡舒服的,但在遠離城市的鄉鎮單位集體生活裏,開水煮麵條都搶著吃,因缺水省著水洗臉。

春天的腳步來到這地方很遲,遲得連今天的一場毛毛雨都成了盼星星盼月亮的奢望。於是我默默走出鄉鎮府大門,漫步行走在過鄉鎮府通往另一個鄉鎮的柏油路上,任思緒飛揚。仰頭用肉眼盯住天空的雲,一直盯著尋找雲的流動,絲毫找不到像馬兒跑的雲。這雲被四周雄偉的大山圈住,變成了能下雨的雲。這雲給大山披上了夢般的霧,讓風兒也服服帖帖,靜悄悄,縈繞夢境。

這一切造就了雄偉的大山,在這時候更顯得莊嚴肅穆。太陽在傍晚消失的時候,拿出吃奶的力氣,總算留下了微弱的痕跡,但在雨霧籠罩裏很快沒了蹤跡。身邊晚歸的牛羊,在一聲聲的“哞咩”叫聲裏,在孩童的笑聲裏,更顯得沒有污染的山野的瓷實。牲畜糞便的氣息,炊煙的蒿草味,和著毛毛雨裏由微風吹拂著,使當今濃濃的現代化氣息在這裏更顯得蒼白無力。

思緒隨著腳步信馬由韁著,濕濕的柏油路在毛毛雨裏黑黝黝拐過山邊,把思念和迷茫捎走,去尋覓希望和寄託。

一位大娘路過真誠讓我吃她飯盆裏的菜,說是回族念誦的菜。我知道這菜是貴重,特別好吃,饞得嘴裏直流水。我深知我是剛來這裏工作的,要特別注意影響,以便於以後開展工作,於是給大娘彎腰一個“色倆目”揖婉言謝絕。抬頭看看近處山坡上的樹,仍裸露著枝條透著灰色,遠處一綹空地裏的人工膜側冬麥,在毛毛雨洗滌裏讓塑膠更突顯白色。

剛回到鄉政府大院,有人突然喊著電來了,於是院子裏的說笑的幹部歡呼起來,紛紛離散跑進各自的房裏,一個個房間亮了,連成了一片,成了一處光明和希望的風景。

一個小時候後,吃飯鈴聲響了,響得很脆,又是一陣歡笑聲。這時候已是晚上十點了!

明天是什麼?又該是如此!

毛毛雨下著,希望明天繼續…憧憬也在明天繼續…

雨落霓裳,至愛成殤


【一】裳

紅塵若安,你亦安。

燈火正黃昏,月色已傾城......

很久了,我想沉默。因為,他們說:沉默是一種境界,也是一種美,如遺憾一樣。

如果殘缺的愛是一種美,我願把眼睛交給黑夜,我願把雙腳送給黎明,我願把頭腦搗碎,拋在宇宙,孕育花朵。甚至,我願把我的軀幹,種植在光禿的山巔,長成一棵松柏,迎風傲雪。

習慣了用這種方式,抒寫落寞的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心情,進入落寞的夢境,在浩氣盈盈中升騰,在春夏秋冬裏飛奔,讓流火季節的回憶溫馨,讓青蔥芬芳的歲月蘇醒。

如果沉默的愛是一種境界,我要把沉默揉搓成細雨夜話,對星星訴說。我要把沉默分解成八月絮語,向夜鶯流溢。我要把我的心事埋在菩提樹下,在喧囂、虛榮的紅塵找不到我的影子。讓月亮的寒光化成冰塊寂寞我的心跳。

低眉處,無言己冷,化作雲煙。歡顏,繁華落盡,攬素月清輝,悟徹玄關。

棄大千牽絆,淡忘華年。回首半生愁怨,徒悵惘,思緒無端。

情,難道真的要隨風流浪,飄過後還要留香?那香,是花的芬芳,還是蝶的渴望?

沉默,我的霓裳!做我的知己吧。你是我華美的外衣,我信任你,我更欣賞你,你傾聽了我的心事,也堅守著我的秘密。

沉默,過往,回憶,包裹好我的身形吧,我寧願醉在你的懷抱裏,沉睡萬年。

【二】傷

我願在浮塵中,守候這片淨土,留下一份冷靜和超然。

今夜,露水打濕了我的羅衣,我手捧銀色的月光贈給你,你卻走遠。今宵只有夢裏相見,“水雲間,悄無言,爭奈醒來,愁恨又依然。”

假如秋水可以望穿,肝腸可以寸斷,天涯可以常伴,盼一千年,等一萬年,也心甘情願。此情此景,縱使一光禿的沙丘,也耐不住孤寂和落寞,也渴望雨露陽光的抗衰老專家潤澤和溫暖。

滄海桑田,心殤無邊。愛終人散,相約難見。

一夢千尋,千尋一夢,斷腸癡狂,品嘗情殤。.

看到漫天飛雪,心總會沾上潮濕,愁也一點點跌落到雨裏,濺起滿地憂鬱。這些零碎的傷緒,不為博得誰的歎息,更不想獲得誰的憐惜。

漫天風雪,冰刀霜劍,我微蹙的蛾眉,眼神裏的哀怨,是一顆嬰兒的心。你的轍痕碾過百里香和野菊花的阡陌,碾碎了我的癡情一片。

生命有時也如風一樣,看似輕鬆清涼,但在這冬日裏,更多時候,我卻要忍受寒冷和徹骨,無奈與彷徨,並且以暖陽的幻想度日。在白天期待暖陽,在夜裏期待星光。

原來發現茫然心痛的那一刻,生命包括的愛情其實是一種絕對的執著與相守,真摯與寬容,瞭解和信任。

又是一個暗夜後的黎明。在黑與白的轉換中,飛蛾撲火的精神澄明瞭思想、堅韌了骨骼。

我知道,整個世界,是你的全部,而我的世界,全部是你。

【三】殤

高山青,澗水藍,彈一曲知音淚落成殤。

寒冷的靜夜沉寂,臨風望星,眼睛便會起霧,眼淚就會無聲無息地掉落,凝成霜。

夜空的星星很冷,霓虹暖不透內心的孤寂。你可知,你是我不能做出的選擇。榮枯飛逝,望穿秋水。我用什麼來安頓昨天,揮一揮手,無法挽留。

一夜霧彌漫,有點風寒,有些淒婉,但沉醉在自然與清涼之中,心卻很飄然,飄飛著自然景觀,飄飛著情思延綿,飄飛著夢寐翩躚,飄飛著激情無限。那裏有美好的audio cables回憶和飄逸的遐思。

扯一片夜空的冷風做夢的衣裳,感受一下一個人的夜晚,隱隱地潛長著無言的繁華和淒涼。時而是那曾經飽滿豐盈的幽夢,時而是撕心裂肺的傷痛。

繁星依然釋放的光,氤氳籠罩,舉頭望,哀傷亦如柳絮在寒冷星空裏飄蕩……

愛是一顆星淚,細思量,自難忘。踏著斑斕的星光,任思緒飛揚,情思潛長......

從黃昏到黎明,只是一晚的光景,卻有多少情意在悄悄地消隱,卻有多少淚水在默默地飄零。

你可知道,是誰為你忠貞守侯?是誰為你秋水望穿?是誰對你脈脈凝視?是誰為你奔流不息?在蔚藍的夢境裏,清音為誰響起?玫瑰為誰開啟?

細雨濕流光,腸斷心碎落淚成洋。落日下的駿馬,為誰而等候。枯黃的沙漠,是否期待芳草萋萋的慰藉。我只期望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只希望這不是我奢侈的夢!

莫歎,天涯距離遙遠,擱淺,一片晴天。

莫念,咫尺之間溫軟,留戀,一尺清歡。

夜,輕吟淺唱,閃爍的星光,翻騰的思緒將年輪拉進一輪清清的明月裏,不再有什麼糾結,不再感覺到疲倦。心在月下擱淺,情在夢裏盤旋,對影把盞,對月抒懷。

雨落濕霓裳,至愛終成殤。你已成為我的天涯,進,看不見你,退,看不見幸福。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