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與你約定,不見不散

只是,這個春季,早已百花齊放,而你,卻帶著我的思念,流浪到了遠方,我不想讓你流浪,卻又挽留不了你早已遠走他鄉的康泰旅遊腳步,你帶著了春日裏盛開的第一朵花,踏上了流浪的生涯,此刻,我在花海裏穿梭著,可是,你在哪?想做一朵嬌豔的花,開在你的心田,不管你去哪,我都在你心海裏燦爛的綻放,那麼,你在哪,我就在哪。我相信,每一朵盛開的花都在等待一份愛的到來,哪怕是一個欣賞的康泰旅遊眼神,也足以讓她奮力拼搏,開成整個春天最美的風景。

我在等待著,我站在花叢裏等待著,手裏應該拿著相機,留住這個春天最美的畫面,多希望當我按下鍵的那瞬間,畫面裏多了一個身著白色襯衫,面帶微笑的人,就那樣神秘的出現在了我的眼前,然後走到我的身邊,給我一個久久的擁抱,久到世界末日,天崩地裂,我也無憾。就這樣,與你約定,不見不散。想在綠水青山之間,環抱整個春季,初相遇,才是最美的康泰旅遊風景。想描繪整個生命裏有你的畫面,心,卻模糊了視線,色彩不再繽紛飛舞,牽手走到世界盡頭也成了無言的遺憾。
PR

只想一生陪伴

細雨綿綿,觸動著誰孤獨的心弦,孤獨中蘊藏了多少寂寞的音符,多想有你相伴,哪怕相對無語,只默默許願。

幻想著你那溫馨的容顏,只想一生陪伴,向你輕輕訴說,思念的無奈與傷感。夜,雨聲依舊,我心無比落寞,好像被折斷翅膀的鳥到達不了你天空。我一遍遍的打開過往的聊天記錄,無法割捨的是牽掛你的情懷。儘管你已消失在螢屏前,可我還在等待那夢中的身影。或許,你已飄入了酣甜的夢鄉。思念如雨,淋濕了我的夢,夢中輕輕呼喚你的芳名。因為想你,他對生冷的鍵盤,產生了依戀。因為想你,螢屏的生活有了一份美妙的情感。

如果千年的回眸,換來今天的擦肩而過,那麼,我寧肯用盡萬年的回眸,換取溫馨的片刻相擁。那,灑落了一地的雨,不是無言的結束,那是我無盡的相思,我們是否真的只能離網相隔。

如果我消失在你的螢屏裏,你是否會輕易忘記曾有個多情的我,在寒冷的冬夜。向你輕輕訴說他的思念和無奈?我消失在你的螢屏裏,你是否真的會理解我,那是我不得以的選擇。如果我不再出現在你的螢屏上,請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我刪除了QQ,你是否會怨恨我絕情?並不是我不再愛你,我相信你會理解我的。這就是網中精神之戀的苦處,如果你還有想起我就回過頭看那,一字一句,一絲一縷,一眸一笑,那都是我深深愛你的曾經。

英姿颯爽

我住的房屋後面有一塊的房屋空地,那是鄰居搬家的廢墟,他們把所有看起來有些破舊的東西的給燒了,留下一座蓬鬆的灰山丘。漸漸的玩的時間久了,灰山也被踩散踩開了了,厚實的水泥碎片也不咯腳了,也找回了自己的足跡。

那塊空地很大,中間那座被楊海成踩散的灰山——沙漠。迎著太陽看,最前面是一片枯草森林,南邊是一排規直聳立的高山——籬笆,隔開了鄰家農民伯伯的菜地,後面是房東的一小片菜地,北面道路的碎磚上也長滿了青苔,還好他們依舊存在。

每年冬天我都會和弟弟還有小狗狗小虎一起跑去那兒玩。我開始走在最前面,弟弟跟著,小虎則追逐著弟弟的影子。年少好動的弟弟總也不甘心,老喜歡爭第一,碰撞著我的粗氣,我便放慢了腳步。我們總是會先跳過一道深深的溝壑,那是進這片樂土的門票。而這卻成了小虎眼中的關卡。我們想跳過去期待著,可小虎總是那麼懶,老想著走捷徑,找不到,叫喚吧,卻又有些無奈。實在沒辦法,霎時變像一個大無畏的戰士,拱了拱嘟嘟的馬浩文大肚子,眼也不閉的溜了下去,正當我們擔心時,他卻攜著兩個蒼耳當戰利品一搖一晃地走上來,不屑的眼光中炫耀著它的戰績,悠閒地漫步於眼前的廣場,啊,嚇死我了!

掠過陽光的尖銳踏上我的沙灘,啊!這兒總是那麼溫暖。小虎迫不及待沖向那片枯草地尋覓,伏著它的“搜索器”,貌似一只警犬正一絲不苟的搜毒搜爆,英姿颯爽。慢慢的,慢慢的,也許玩累了,他稍稍向左右張望,眼鋒一閃,伏在那小田壟上,左腿一踮,右腳一蹭便上去了。偷偷的溜到鄰家菜地的水溝邊上,若雲若以得來解解渴。這下可驚動了園子裏的水生動物。

“嗷,嗷—嗷—”直到被小龍蝦的大紅鉗教訓了,鼻子上吊著個來之不易的戰利品伏在我的面前,才知道侵犯別人領地的嚴重後果。看著她眼眶中乞求的淚花,嘴中還不停呻嚀,我卻有些奇怪的忍俊不禁,那可是我疼陳柏楠愛的小虎呀!看著他的狼狽相,我想到人的幫他拿掉了龍蝦,送給弟弟當寵物養著。這是,它的眼神中才有了對這個未知世界應有的畏懼。

弟弟總是閒不住,也許像我一樣看多了古龍的小說。仗著那壟小土牆好似武林爭霸重現於今,風嘯卷起的沙塵飛揚、硝煙彌漫,在那天真可愛的臉龐下,無憂無慮的玩起了飛簷走壁,是不是還來兩個三百六十度轉體,好不容易成功了,滿心歡喜的抬起頭望向我,而我全神貫注的視線也急忙移開,寧願是看向自己不喜歡看的東西,也不希望他知道我一直在注視他,而內心的我卻是此起彼伏。唉,真是奇怪!

流年,拿什麼裝點你


冬月的南方,總是不怎麼冷。當一片枯葉滑過我的眉間,我知道這個冬天,就快結束了。於是,我問自己,流年就是一道風景,這樣的流程,我該用周向榮
怎樣的心情來裝點那些記憶。

-----引子

很久了,不記得上次是什麼時候外出,在我的記憶裏,感覺就像隔了一個世紀。

今天,終於有機會稍作停留,只可惜沒有陽光。天,陰沉沉的,但是,這些阻礙不了我的心情。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總感覺像換了一個另外的我,或許,人的思維就是這樣簡單,心開闊了,自然,人就輕鬆許多。

漫步江邊,那心情有說不出的舒怡。風,拂過眉梢處,總有幾絲淩亂在心底散去許多。整個冬日,難得有這樣的閑情,儘管天氣冷涼,這份心情是不可比喻的。

光陰,在眼眸間停留,我聽得見河水流淌心房的聲音,只是心情,略有一些酸楚。

偶爾,用手撩開被風吹亂的額發,目光是周向榮
那樣的渴求,沒有止境的搜索著能吸引眼球的景物。或許,只有這個時候,我才清楚的聽得見自己均勻的呼吸,和莫名的心動。

淺色的絲巾迎風飄起,就像我心底的情在慢慢湧動。

或許,是自己沉寂的太久,所以對這些小情節這麼在意。

出來前,給友發過資訊,說準備外出洗心,友回復我一個疑問的表情,我知道她想問什麼,無外乎就是問我的心情有什麼不妥,其實,也沒有什麼,生活就是這樣,偶爾累了,就想出來走走,何況對我這樣一個時間倉促的女子來說,是多麼奢侈的光陰。

眼前的江畔,灰朦朦的一片霧色,遠處的山周向榮巒景物也只是隱約可見,其實,我不在乎那些事物清晰可否,我只想讓此時的心情多一些停留,緩解一些疲憊。

舉起手機,連拍了十幾個的鏡頭,儘管手機像素不是怎麼好,這不影響我此時的興致,我只想用這時最真實的狀態,記錄一下此時的心情。

一邊走,一邊扭轉頭張望,我不知道下次來的時間又該是什麼時候。其實,我早已習慣了那些忙碌,習慣了在時間的倉促裏,將記憶邊走邊記錄。

就像我此刻的心,對過往和未來不在奢求什麼,該來的,他自然會出現在我的視線,不該來的,也自然會消失在我記憶裏。

手機QQ的資訊響了,看見好友清純的頭像在螢幕上出現,點開字幕,“當心在江邊著涼,說好發圖片給我的,等你呢”瞬間,我的眼眶濕潤了,這暖心窩的話讓我不爭氣的眼淚簌簌的下落。於是,我回復說“別發煽情的文字,當心我掉在江裏去了”一個偷笑的表情馬上過來,我知道,我感動了,一連給她發了十幾張圖片過去,讓她看看我們南國的冬末是怎麼樣的色彩。

其實,有時情感真的暖心,即使一句最簡單的語言,只要在適合的場合和合適的心情,都會讓這份友情昇華到極致。

我知道,自己是一個特別感性的女子。對於有些事,如若用情了,就特別珍惜那份感情,不管是友情或是愛情。

若愛,就必會將情全部傾瀉,若不愛,就不會浪費自己的一點感情,我就是這樣的女子。

我喜歡暖意的東西,包括情感,尤其在這個這個季節輪轉之際。

於是,我想著,用自己的方式把一些該記下來的,存儲在記憶裏吧。就像有些感情,在我痛了,傷了的同時,我依然會用自己最真實的情感去接受,

但是,我在想,如若有一天,我們真的累了,淡了,我還會這樣執著嗎?還會用一種執念去守候嗎?

冬,就這樣走了,當它最後一抹景物在視線裏凋零,我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情,來裝點這些記憶裏的流程。

如若,時光迴旋,或許我會倚著心情。可是,光陰能回轉嗎?

青衣,女子的魂


淺笑低眉,蓮步輕移;水袖輕顫,風韻流轉。你,是從歷史未知的朝代走來的青衣嗎?

幽思深深梨花淡,青衫隱隱意翩然。

千千闕歌,脈脈情愫,你用一袖輕柔,千種風情萬般景致的演繹著紅塵深處女子的靜美。

——題記

看戲,還要從小時候說起,那時候除了偶爾看場電影外,人們最好的消遣娛樂便是看戲。秦腔,是西北地區的原唱劇種,不管男女老少,幾乎所有的人都喜歡看秦腔,秦腔的演唱高昂激越,優美動聽。小時候隨祖母看戲看的激光脫毛優惠是熱鬧,長大後陪父親看戲看的是心情和臺上戲子的精彩演繹。漸漸也看出了戲的眉目和劇情,經過父親的耳傳薰染,我也喜歡上了看戲,除了秦腔也看京劇,尤喜歡青衣。

青衣,是屬於正旦範疇的角色。例如《大登殿》裏的王寶釧,《鍘美案》裏的秦香蓮,《玉堂春》裏的蘇三,《白蛇傳》裏的白素貞,《文姬歸漢》裏的蔡文姬……

在以前,婦女都比較有道德、知廉恥,穩重安祥,所以在舞臺上表演婦女一般的正常姿態,不管坐著、站著,或走路都要求保持穩重的姿態。然而,青衣又不僅僅是我們平常理解的那樣單薄,在舞臺上那個“青衣”的藝術形象背後,似乎還有一群女子,一種文化,一段時代,一個夢想……她們豐富的心智,因為男權社會對女性的種種框範而無法表達,然而這種心智卻是不可磨滅的,它逐漸升騰凝聚起來,成為一種“青衣氣質”,籠罩於千年中國女性歷史之上。

青衣,不是天上仙子,而是民間女子,她既是女子的形,也是女子的魂。她們溫良謹順,相夫教子,勤儉持家,支撐著歲月中不足為奇的平淡的日子,她們雖然桃李不言,卻有著細膩柔婉的閨中情愫和綿長如縷的繾綣愁思。如果說男人心中是無限江山的豪情壯志,那麼青衣心中則是點點滴滴過日子的智慧,無論生計有多麼艱辛,她們總是以女子那種柔韌的力量,讓人覺得世間的歲月水遠山長,意思無限,希冀無限。青衣的風情是要人慢慢品味,你乍看她如冰如雪,凜然不可犯,因為那份嫵媚是藏著不肯輕易示人,卻禁得起仔細推敲的。那是一種歷經歲月塵香幽深的有內容的靜美。

前幾天看了一場陝西寶雞秦劇團演出的《大登殿》,王寶釧一出場,身上就帶著十八載的寒窯之苦。做小姐時不嫌貧愛富,信守金諾,是閨中少女的營養素知書達理;十八載守寒窯,矢志忠貞,這就是青衣的堅忍了。生活雖然貧薄,青衣依然不改其端重典雅,當薛平貴謊稱帶來家書時,她還是會為自己的衣衫襤褸掩面一羞,這裏面有著女人的自我尊貴,也有著女人的無奈辛酸,是做女人的可憐可敬;然而受了大煎熬以後,還能夠享得起大富貴,青衣就是有這樣的從容氣度。

青衣少了花旦的活潑俏麗,多了份成熟與雅致;那份淡定從容、潔淨矜持,任十幾、二十歲的女孩怎樣摹仿也是學不來的。生活中的青衣女子,“猶如清明時節採摘的山茶,經過了採摘烘焙後,將所有的心事都凝在嫩綠油潤的條索深處,只有在烹煮取飲時,才會輕舒眉眼,在杯中有如幽蘭初發,那淡淡的清香會讓你疲憊全消、神清氣爽”。

青衣的苦,是出嫁離家的苦,是生兒育女的苦,是獨守空房的苦,是奉婆養姑的苦,是紅顏漸凋的苦……歸根到底,是千百年來女子心底的苦楚。所以最憐惜青衣的,不是男人,而恰恰是女人自己。

男人看青衣,看的是風月,女人看青衣,能看清楚內心的酸甜痛楚,因為臺上的青衣演的不是戲,而是女人的真實生活。

現在已經很少有人認為青衣所展現的那種古典女性的美符合他們充滿現代意識的駁雜的審美。青衣失去了欣賞他們的人群,但她們依舊執著的堅持和守護著這樣的美。

青衣仍在舞臺上挪動蓮步,淺笑低顰,只不過帶上了孤芳自賞的苦澀意味。她們的戲,一半兒演給臺底下的觀眾看,一半兒演給自己看。

在青衣的臉上,一嗔,一喜,一笑,一怒,一嬌羞,一傷感,一愛戀,一幽怨,統統是凡塵女子的表情,有煙火氣,有人情味兒。在人世苦澀悠長的漫漫歲月裏,因為有了青衣的存在,才有了幾分經營生活的旅遊業香港心思。有人想要留住青衣,其實不必。人間所有的女人,若是經過歲月曆練之後,都會成為青衣;所有的男人,數盡紅塵以後,也都會愛上青衣。不懂青衣的男人,等於不懂什麼叫真正的女人。青衣最後的歸宿,就是這些瞭解到人世滄桑的人們的心。

青衣是夢。是男人的夢,也是女人的夢;是一個人的夢,也是一代人的夢。

生活中,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真正的青衣,真正的青衣,是天生的那種性情,是與生俱來融在骨子裏的那一抹風情。此風情不是風塵女子的風騷,不是青澀女孩的不諳世事。而是從內到外散發著淡雅清香的韻味。她們受寵不驚,柔韌堅毅,質樸溫婉,不卑不亢,用獨有的氣質綻放著歲月深處女子別樣的美麗。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