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婚·戒


 一

他封住了她的嘴,很霸道,很缠绵,她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使劲的想推开他康泰旅行社,可他搂得更紧吻得更霸道,许久许久,他放开了她,把一小锦盒塞进她手心里,说:“这钻戒你还是先拿着吧!不要急着拒绝,好好考虑考虑好吗,我昨天已经把离婚手续办了,我是真心想娶你的。”

她望着他,他凑得好近,热乎乎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让她觉得难受极了,他是想娶她,可真心?他是真心的吗?她知道他是真心想娶她但绝对不是真心爱她,只是她对于他来说是有价值的,有利用价值的。

她犹豫了片刻,什么都没说,缓缓起身,把锦盒放在了座位上,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夜风吹来,把她的青丝和裙摆扬起,凉兹兹的感觉很舒服,比在车里舒服多了,刚才那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他伸出手本想拉住她,可犹豫间她已经下了车走远了,看着她慢慢走进了小区,慢慢消失在视线里,他叹了口气打开车窗,掏出了一根烟点着,烟圈模糊了他的脸。

 二

琦琦刚准备把钥匙插进锁孔门就自动开了,老公睿明从鞋柜里拿出一拖鞋放她脚边帮她轻声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有应酬呗。”她淡淡然的说。

“哦。你喝酒了?”他接过她的包顺手挂好,关切的问。

“嗯,喝了一点点。”她依然淡淡的说。

“那我帮你冲杯糖水吧?”他准备去冲糖水。

“不用,我不喝,你去睡吧!我去冲个凉。”她很烦他的婆婆妈妈,不过今天她没像往常那样不耐烦地冲他发脾气。

琦琦真是想不通,当年学校里的他可不是这样的,若他是如今这副没出息窝窝囊囊的模样,她当初绝对不会不顾父母和亲人的反对而嫁给他。

水哗啦啦的冲着,她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触摸到脖子上的项链,她愣了一下,这项链是他跟她谈恋爱时他用他的全部奖学金买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那时候的他可优秀了,喜欢他的女孩子可多了,可他只喜欢她一个,而她,虽然成绩一般般,可活泼亮丽,有个当小官的爸和一个当大官的舅舅,还有一个很会做生意的妈妈,喜欢她的男孩子远比喜欢他的女孩子多得多,可她在那么多的追求者中偏偏就只看上了他。

他出生在一个下岗工人的家庭,他父母下岗后就靠上街摆摊卖包子、馒头和豆浆来养家糊口,母亲有很严重的风湿病,一到刮风下雨的阴霾天气就痛得没法站立没法干活。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很懂事很争气,在学校里常常考第一,年年拿奖学金,上小学有空就常常帮父母卖包子、馒头和豆浆,上中学后就开始勤工俭学很少向父母拿钱,上大学后就再没向父母要过一分钱。

他也曾经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青年,他也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奋斗拼搏过,可这社会这现实让他一点点的妥协最后变得跟许许多多平平凡凡的俗人一样了。

他最初爱琦琦真的只是纯粹的爱,一种发自内心无法控制的爱,所以当她的父母极力反对的时候他毫无愧色大言不惭的说他一定会永远爱琦琦,一定会给她快乐和幸福。

琦琦是背着父母偷偷跟他领的结婚证,她父母知道后气得说再也不认她这女儿了。初出社会的他们没有父母罩着,尽管他很努力很努力也是只能给她最基本的温饱,根本没办法满足她自小就养成的奢华。

天下没有不爱儿女的父母,琦琦虽说把父母气得够呛,可爸妈就她这么一根独苗苗,气过之后还是无奈的接受了现实,帮他们置了家具买了房,还帮他们安排了不错的工作,可惜琦琦犟,自尊心又很强,说什么也不接受父母的安排,非要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打拼。父母没办法,只好暗地里偷偷的帮她,这也是他们公司能顺顺利利迅速发展壮大的最大原因。

琦琦自从当上了公司经理后就常常有应酬,常常很晚很晚才归来,睿明真有点不明白,凭她的家族人际关系,本可以进一个好的单位舒舒服服的康泰旅行社上班混日子,或者进她妈妈的公司随便选个轻松又体面的职位,可她就是犟就是好强,不喜欢利用家里的关系,总想一切靠自己,可她公司还不是利用了她的家里关系才一路顺风顺水生意越做越大。

水还在哗哗的流着,琦琦就傻呆呆的淋着浴,脑子有点混乱,那两个员工在休息间的谈话一直在耳边回响。

琦琦很犟很好强,她喜欢比自己更犟更好强的男人,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会不管不顾的要嫁给睿明的最大原因,因为她觉得睿明比其他男生都更犟更好强,她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可没想到他如今变成这副让她反感至极的软蛋模样。

她一直很欣赏自己的老总梁建国,跟变得越来越窝囊的老公睿明比,她觉得他才是个真正的男人,是个成熟干练有魅力有气魄的男人。

她进公司的时候公司规模还挺小的,可短短几年公司就全变了样,她一直以为这是她和梁总还公司那么多同事共同努力的结果,她不知道她梁总偷偷背着她去找过自己的爸妈和舅舅暗地里帮忙,因为他们的关照才会让公司发展得如此迅速。

梁总一直很关照她,关照得远远超过了老板对下属的关照,她被他感动了,和他越走越近,越来越亲密,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的。

梁总说他很遗憾,恨未能识她于他未娶而她也未嫁之时,他坚定的说他一定会离了婚娶她,他真的就离了,买了昂贵的钻戒来向她求婚,如果不是在洗手间里偷听到那两个员工的谈话她真的就被他给感动了。

“萍姐,你说咱们梁总他老婆干嘛那么傻啊,老总几千万的身家,她只要一套房一百万就这么离了,真是傻耶。”萍姐的助手云燕和部门经理黄萍走进卫生间时说。

“这你就不知道了,他老婆是被人算计了,被抓奸在床出了丑,心虚愧疚了才不得不答应的。”萍姐是公司元老级的人物,公司始创之时就进公司了,公司里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她都知道。

“啊?!被算计?被谁算计啊?梁总吗?”云燕不解的问。

“你问这么多干嘛,是非还是少说为妙,若隔墙有耳听了去,还当咱们是爱搬弄是非的小人呢。赶紧休息一下,补补妆出去赴约吧!虽说摆摆架子,让他们等等可以显示我们对这次合作不是那么重视,让他们处于着急之中容易陷入被动,我们就可以轻松占得主动,但这之间的分寸要拿捏得恰到好处才有效,若做得太过就适得其反了。呆会谈判记得放灵醒点,不单要把客户拿下,把合同顺利签了,还要最大限度的为公司争取到利益这样才算干得漂亮。”黄萍瞄了瞄四周,以一种过来人和长辈的口气教云燕。

“哦,哦,哦,是,是,是,跟着萍姐你我算是跟对人长见识了,都说强将手下无弱兵,萍姐你调教出来人可不是吃素的。”云燕唯唯诺诺的拍马屁。

水还是哗哗的流着,琦琦意识渐渐的有点模糊,她累了,睿明变得越来越让她厌烦,家让她越来越不想归,她拼命的工作,拼命的加班,看着自己创造的业绩,看着自己一次次的成功,唯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活得有意义,唯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有价值的。

水一直一直在哗哗的流着,流着,琦琦觉得很累很累很累,她要歇了,歇了。

“琦琦你怎么了?还没洗完吗?干嘛这么久?你怎么不应啊?你没事吧?”睿明焦急的喊。

没有回应,水哗啦啦的流,只能听到水哗啦啦的流,睿明急了,破门而入,只见…………

  三

琦琦觉得自己一直游走在一个漫长的梦里,一直一直在走、不断的在走,走得很累很累,终于慢慢倒下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睿明满眼血丝一脸焦急坐在床边拉着自己的手。

看见她睁开了眼,高兴的说:“琦琦你终于醒了,你没事了,你可真吓坏我了。”

她从他手中抽出手,揉揉眼弱弱的问:“我怎么在这?”

“你晕倒在浴室里了,不过没事,医生说只是疲劳过度只是因为缺氧,醒来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睿明说。

“哦,现在什么时候了?”琦琦问。

“下午四点多了。”睿明抬手看看表。

“天,怎么就四点多了,糟了,我约会赵总今天下午签订合同的。”琦琦挣扎着想起了,可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她只好作罢。

“我的手机呢?帮我拿来。”琦琦弱弱的说。

“你的手机在家里,我急匆匆的叫了救护车送你来医院,没帮你带,你用我的吧。”睿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琦琦。

“赵总,真的万分抱歉,我躺医院里了,没办法过去跟你签合同,我们再另约时间行吗?”琦琦拨通了电话说。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琦琦感激的说:”谢谢赵总,我没事,就是太累了晕倒而已,休息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不敢劳烦赵总您来看,谢谢了,我们回头电话再联系,好吗?“

琦琦挂了电话问:“明,我躺这我爸妈知道吗?”

“不知道,爸爸血压高、妈妈心脏不太好,我见你没什么大碍就没告诉他们,免得他们担心,到时啰嗦你,让你不高兴。”睿明答。

“哦,对,不让他们知道的好,谢谢你。我好饿,你扶我去一下洗手间再去帮我去买点吃的吧!你是不是也没吃?没吃就多买一份吧。”琦琦说。

“看我这猪脑袋,都忘了我们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了。我先抱你去卫生间马上就去买。”睿明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站起来弯腰把琦琦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扶就好,这样抱人家会笑话的。”琦琦羞红了脸。

“笑什么,老公抱老婆天经地义,别说我老婆还病了,就算没病抱抱也很正常啊。”睿明不知道多久没见过琦琦娇羞的模样了,看着心头一热就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动情的说。

琦琦突然觉得又回到他们谈恋爱那时康泰旅行社,那时她常常耍赖说自己累了或假装脚扭了,要他抱要他背,他明知道她耍的小伎俩但每次都宠溺的依着她。她眼一热,忍不住轻轻的回吻了他。

同病房的另外两个病人和她们的家属看着他们这样都笑了,不是嘲笑,是善意的笑。

 四

琦琦觉得躺在医院里真是难受,第二天就吵着要出院,趁睿明去排队办出院手术,她便在医院里瞎逛。

突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在一个角落轻声的吵着,没错,是梁总和财务慧兰。好奇心驱使她忍不住偷偷的过去偷听。

只听到慧兰生气的娇嗔:“我不管了,你不是说你很喜欢孩子的吗?我已经为你弄掉了两个孩子了,医生说这个我再弄掉不要的话以后会习惯性流产,很难再要孩子了,我可不想像你太太那样弄到没办法生被你抛弃掉。”

“我不是因为她没办法生才离的,我是恨她不守妇道给我戴绿帽子才离的。”建国有点不耐烦的说。

“什么?!原来你一直说你很喜欢有个自己的孩子,因为她不能生孩子所以很痛苦是骗我的呀?你说她死活不肯离也是骗我的啊,原来不想离的是你啊?”慧兰恼气的说。

“我没骗你,我真的很喜欢孩子,我真的很想跟她离婚。”建国说,可他心里藏了句绝对不能说出来话,那就是我喜欢有个我自己的孩子,但不是跟你一起生的,我很想离婚,因为我很想娶琦琦,我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很有个性很有味道可以让我事业辉煌的女人,而你这个表面假装温柔大度,心底里却阴险小气的女人我要你还不如要我那个黄脸婆呢。

“你既然很喜欢孩子,你既然想离婚,如今我也帮你顺利的把婚给离了,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娶我了,你还让我把肚里的孩子打掉,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慧兰咄咄逼人的逼问。

“你帮我顺利把婚给离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建国是何其聪明的人,他自然察觉她话中藏有话。

“没有什么意思,我被你气坏了,气急了,乱说的。我们先回去吧!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们回去处理呢。”慧兰目光躲闪有点慌乱顾左右而言他,拉着建国往外走。

躲在柱子后面的琦琦无力的靠在柱子上,梁建国在她心目中高大完美的形象在此时此刻瞬间坍塌,变得那么的不堪。

“琦琦,你怎么躲在这儿,我到处找不到你吓死了,以为你又晕倒在哪了呢。”睿明慌里慌张的寻过来。

“出院手续都办好了吗?办好了我们就赶紧回家吧!”琦琦甩甩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暂且搁一边。

  五

车上,慧兰觉得屁股下好像被什么扎了,伸手一摸,居然摸出一枚炫目的钻戒,这钻戒她跟建国去看过,那可是值上百万的名钻,这上百万的钻戒怎么会这么随便扔这座位上呢?去年她缠着建国带她去买首饰,就这枚钻戒,她试了喜欢得都不想摘下来,可建国说太贵了,要等他离了婚娶她时再买来送她,最后只给她买了条十几万的项链。

她越想越不对劲,忙抓着建国的肩膀摇晃着说:“建国,你停车,快点停车。”

建国一边开车一边在想问题,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她这么一摇晃车差点偏出去撞着人。

”你这是要干嘛?开着车能这么玩的吗?万一撞着人撞死人怎么办?“建国生气的嚷道。

慧兰等建国把车靠边停好马上把戒指伸到他眼皮底下气呼呼的问:“这是怎么回事?你倒是给我说说看。”

看到钻戒建国先是一愣,随后淡淡的说:“一女客户不小心掉的,昨晚她打电话来问了,给我吧,有空我拿去还给人家。”

慧兰把手收回,把钻戒攥在手里冷笑道:“当我是三岁小孩啊,那个女客户这么有钱?上百万的钻戒就这么掉你车上一点都不着急,等你有空拿去还?是拿去送吧?你到底打算把这钻戒送给谁?你说,你得给我说清楚。“

”唉!好吧,我实说,你不用生气,这个是你去年看上的那个戒指,我说过等我离婚了就买来送你向你求婚的,可我发现你变了,再也不是那个温柔体贴,开朗大方的小兰兰了,所以我买了却犹豫着下不了决心要不要向你求婚,昨晚喝多啦,在这车上拿着这钻戒看着犹豫着心烦意乱的就落这车上了。“

”哦,是这样啊?“慧兰脸上马上笑开了花,依在建国身上温柔的说:”人家还不是因为怀了你的孩子却没着没落心烦的,如果你好好爱我和孩子我一定会做个最最温柔体贴的好妻子。“

建国搂着慧兰说:”你真傻,我当然爱你和孩子咯。兰,我们就快要成为夫妻,是不是相互之间不要有隐瞒啊?“

”嗯,是的,我没有瞒你什么啊,你有瞒我什么吗?“慧兰抬眼望向建国。

”我当然没有什么瞒你的,你说你帮我把婚顺利给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你总得告诉我真相吧?“建国轻抚着慧兰的头发问。

”真相?什么真相?就是你看到的那样,谢淑贞她红杏出墙,跟司机大刘勾搭成奸,勾搭到床上去了呗!“刘慧兰不敢正视建国的目光,躲躲闪闪的说。

”慧兰,你说你不是三岁小孩,我也告诉你,我梁建国也不是没脑子的大笨蛋,我跟谢淑贞做了十几年的夫妻,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那司机大刘可是你介绍来的,据说还你的堂哥,那天可是你亲口跟我说大刘打电话给你,说淑贞她病了,叫通知我赶紧回去,可我回去却看到那样的事情,我当时是气疯了,这两天冷静下来我算是想明白了,是你和你堂哥大刘合起伙来坑淑贞她的。“

”什么叫我和堂哥大刘合起伙来坑她谢淑贞,如果她心里没鬼,如果真是大刘欺负了她,她完全可以去告大刘的呀!她干嘛说她对不起你,干嘛要主动放弃财产跟你离婚?“慧兰不服气的嚷嚷道。

”这也是我实在想不通的地方,以我对淑贞的了解,以她是性格,如果不是她错了,不是她理亏的话她绝对不会委曲求全的。“建国把手才慧兰身上收回来,把脸埋在两个掌心里烦恼的说。

慧兰看见建国这个样子,心里万般不是滋味,无声的轻抚着他。

建国重重的叹了口气,再次严肃的问:“刘慧兰,我再问你一次,你和大刘真的没有坑害淑贞吗?如果有请你老实把真相告诉我,因为我们这公司是淑贞她爸给钱开的,我给她爸签有一份保证书,保证书还是拿去做过公证的,如果我欺负淑贞或主动抛弃她,她爸爸就有权利把这公司收回。”

“啊!这样啊?”慧兰慌了,她没想到会是这样,她很清楚,是自己坑害了淑贞,是他介绍他堂哥大刘到梁家做司机,是她花十万买通他堂哥,教他怎样去接近和打动谢淑贞最后坑害她,让淑贞无话可说,不得不离婚的。

慧兰他堂哥大刘和村里的姑娘杜娟恋上了,可杜娟她爹娘要大刘一年内拿出十万元的彩礼才肯把女儿嫁给他,大刘几岁就没了爹,她妈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妇人,家里就靠他和他妈种几亩田、养些鸡鸭和养两头猪卖点儿钱,那里拿得出十万块来,他知道堂妹慧兰有钱,就进城跟她借,慧兰说可以借给他钱,甚至送给他都行,但要帮她做件事,那就是勾引她老总的太太,逼她离婚。大刘开始觉得那样做实在太缺德,并不答应,可不答应就借不到那么多钱就娶不到杜娟,杜娟的爹娘可是说了,如果他一年内他筹不到十万块就要把杜娟嫁给别人。大刘为了能娶到自己的心上人只好答应了堂妹慧兰的无理要求,跟着慧兰学会了开车,拿着她花钱买的驾照去梁家当司机,然后按慧兰的指示一步步接近梁太太,跟她说慧兰教他的那些甜言蜜语。

这些慧兰当然不能告诉建国,若说出来以建国的性格和脾气他们两的感情就玩完了,至于她给堂哥春药放淑贞饮料里,让建国回去看到那样的画面这事就更不能说,现在她只能祈求大刘不要出卖她,不要让淑贞知道是她设局让她往里钻。不要让淑贞有理由有借口把公司夺了去,若建国真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她可怎么嫁给他?嫁给他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可不嫁给他她为得到他费尽了心机,甚至为他堕了两次胎,如今还又怀了他的孩子,还不能再堕胎,不然就会习惯性流产,再也要不了孩子,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原以为一切都按意愿去发展,原以为幸福已经举手可得,原以为可以跳出农门,顺利成为这大城市里一位风光体面的阔太太,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确定,一切变得像海市蜃楼般,可能会瞬间消失不见,她觉得心里空得慌。

建国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已猜出了七八分,可真知道又如何,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明天是未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有些时候有些事若人无能为力就只能听天由命,此时他的心里也乱得一团糟,经历那么多之后他已经不是当年刚爱上淑贞时那个有血性有个性的小青年,十几年商海里的摸爬滚打,让他觉得能把金钱和名利牢牢攥在手里那才是重要的,他甚至在想如果万一淑贞要把公司夺去他该怎样去软化她让她跟自己复婚,至于琦琦,只能忍痛舍去了,至于慧兰他本就没动过真感情,本就抱着花点钱玩玩过瘾,她不在自己的人生计划内,可他也没料想到当初那个初出校园天真单纯的农村姑娘如今变得这么阴险和有心计,要想甩掉怕是还要费许多心机才成。

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就这么坐在车上沉默着,沉默着…… ……

 六

车缓缓的驶进小区,睿明停好车见琦琦在发呆,两个眼珠子半天不动,也不知她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便轻搂了一下她,抚着她有点苍白的脸说:“老婆,到家了,我们上去吧!”

琦琦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们家就在四楼,有电梯上去,可琦琦突然说:“我们走楼梯好吗?”

“行啊,怎么你想锻炼身体啊?不过你刚刚出院走楼梯太累,你能行吗?”睿明望着琦琦。

“不行。我走不动。”琦琦也望着睿明。

“哦呵呵,明白。”睿明半蹲下来,宽厚的脊背向着琦琦。

他好久没背过她了,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他常常背她,刚结婚那段时间他也常常背她,他常说:“琦琦,我爱你,我知道我不一定能给得了你荣华富贵,但我温暖的怀抱和宽厚的背永远永远给你,永远永远属于你。”他每次说这个琦琦都会感动的眼眶红红的,“吧唧吧唧”的亲他。

琦琦眯着眼,数着睿明的脚步声,数着一级级的楼梯,这感觉好遥远可又好熟悉,原来爱可以很简单很简单,就是有一个人可以让你撒娇让你倚靠,永远永远陪着你不烦你不抛弃你。

睿明把琦琦轻轻放沙发上,亲了亲她的额头说:“宝贝,你歇着,我去给你弄点好吃的。”

“不,你别走,抱抱我。”琦琦拉住他。

“嗯,好,我不走。”睿明坐下来抱住她。

“咦,那是什么?”琦琦突然探起头指着茶几上的一锦盒问。

“哦,你不问我差点把这个给忘了。“睿明把锦盒拿过来轻轻打开拿出一枚小小的钻戒笑了笑,然后严肃的说:”赵琦女士,你愿意嫁给李睿明为妻,无论贫穷富贵,疾病,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吗?”

琦琦看着睿明那假装严肃的表情听着他那滑稽的说词忍不住笑得趴在了沙发上。

睿明可不管,抓起琦琦把戒指套她手上说:“结婚那时太穷没钱买个戒指送你,昨天是我们结婚四周年,一直在等你回来想亲自给你戴上,没想到你居然在浴室里晕倒了,现在戴也不晚,这虽不是很值钱,但这表示这辈子我要把你牢牢套住,承载着我要爱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这小钻戒虽没有梁总的那个那么炫目值钱,但这个绝对比那个贵重比那个有分量。

琦琦靠近睿明怀里,她想好了,明天就去提交辞职信,她要进妈妈的公司,分担妈妈的重担,她虽然一再跟睿明说她不想生孩子,绝对不生孩子,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要生个聪明可爱的小宝宝,做个完整的幸福的女人。

 七

大刘拿着帮慧兰坑害淑贞换得的十万块钱急匆匆赶回老家,一年过去了,他终于有十万块可以娶杜娟了,可不知为什么他却有点高兴不起来。

还没到家,路上就有人告诉他,说杜娟早就嫁人了,都怀孕好几个月,快生了。大刘说啥也不信,可当他见到挺着大肚子的杜娟他整个人傻眼了,他和杜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话,都不知从何说起,事已至此,再说什么好像都是多余的,徒劳的。

大刘不知道是怎样走出杜娟的家的,他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村子。

一路上,看着包包里的十万块,大刘心里转动千千万万个念头,可最后只有一个念头强烈占据他的思维与意念,他要去找淑贞。

像许多很传统,纯朴又稍微有点愚昧的农村人那样,他觉得自己做了那么阴险的事去坑害人,良心上实在是过不去。他甚至觉得他帮慧兰抢别人的丈夫,所以老天惩罚他让别人也把他恋了多年的心上人杜娟给抢了去。

他觉得他要去赎罪,梁太太是个好人,是个好女人,一年多的相处,她一直像个大姐姐一样关照他,甚至可以说是疼惜他,人都是有感情的,一块石头捂就了也会暖,何况是人。以前因为一心一念想着杜娟。因为只想着怎样完成慧兰交给自己的任务顺利拿到十万块回去娶杜娟,其它的什么都没想。如今,杜娟已为人妻将为人母,他不能也不愿再去想她。他不想杜娟,心里就开始想起他跟淑贞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来,越想越觉出她的好她对他的好来,越觉得她好、越觉出她对自己的好,他就越懊恼越懊悔,越是愧疚得揪心,他突然下定决心要去找淑贞,他要告诉她真相,他不能让她因为自己和慧兰设的局陷害而吃那么大的哑巴亏。

淑贞站在她家十八楼的窗口,望着眼下这繁华的都市想着心事。和建国离婚后她想了很多很多,她早就知道建国在外面有女人,她甚至知道就是财务处那个叫刘慧兰的女人,可是她不想闹不想争,一个人他如果不爱你了,你再怎么争都是徒劳的,就算争得他的人也争不回他的心,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人,你要他的人又有何用。至于那个叫大刘的农村汉子,挺憨厚可爱的,尽管她看出他好像不是真心爱她,或许是贪她的钱,可他没骗过她一分钱,不像是贪财的人,她想不透他。

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门铃声,淑贞犹犹豫豫着,心想,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找她呢?

慢慢打开门,见是几天不见的大刘,淑贞先是一喜,而后脸就红了。她把大刘让进屋里给他倒了一杯茶,没想到大刘不接茶却扑通的一声跪在她的面前,把她根本意想不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还拿出用那十万块买来的戒指捧到她面前说:“淑贞,你是个好女人,虽然比我大十多岁,我们不是很合适,但我害你离了婚,如果你愿意我一定会娶你,好好疼你,我知道我很笨很穷,但我一定努力让你吃好穿好,不让你吃苦,如果你觉得我是坏人,我害了你,你恨我要告我把我关进牢房我也不怨你。”

淑贞整个人都傻眼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虚太假太戏剧性了,她的脑子转不过来,她觉得自己像在做梦,做着一个奇怪得不可思议的梦。

淑贞看了看大刘,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没有伸手去拉他起来,就任由他就那样跪着,自顾缓缓的、沉重的移步到窗前,望着楼下这光怪陆离的城市,傻傻呆呆的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 ……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